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最新资讯 > 正文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0 长富 长富 2018-08-13 2914

•2008年,一位名为中本聪的“日本佬”在一个密码学邮件列表中上传了一份名为“比特币:一个P2P电子货币系统”的白皮书,比特币诞生。

•2010年,一位名为Laszlo Hanyecz的家伙以一万比特币的价格在棒约翰订一份比萨,真实世界的首次比特币交易发生。

•再往后,肯塔基州一个不到300人小镇的警察局长Vicco拿到用比特币支付的薪水,政府实体使用电子货币支付首例产生。

……

区块链自诞生到现在,类似故事不断上演。

而比特币也在经历过虚假交易、暗网交易、黑客攻击、扩容、分叉后,一步一步从极客圈走向社会大众。特别是不温不火几年后的2017年,比特币突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闯入中国玩家、投资者的视野。

自此,百倍币、一夜暴富的故事撬动着民众情绪,群情激昂的信仰充值让乱象轮番上演:

一些人一心投机,在二级市场操纵价格,收智商税赚大钱;一些人私下自组公司,靠复制黏贴造白皮书,然后ICO肆意圈钱跑路;一些人利用虚名玩群体共识,长期居于生态层顶端,而踏踏实实想要做项目的,反而被打压、被嘲讽。

“前几天,各个区块链群中还盛传过一张图,上边写的是目前行业内有1.8万多家的交易所、3000多的项目方,具体多少无法验证,但大部分都是空气项目。”标准链创始人金海龙说。在锌财经的前几次专访中,他反复强调的也是市场浮躁,空气项目横行,80%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以及剩下真正能完成承诺的,有20%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但就是在这样一个骗子先行的乱局中,挖过矿、经历过9.4事件、在行情最差的时候把标准链CZR推上交易所的金海龙坚定说,他想做的是靠项目本身推动币价,并试图通过上线主网、跑通智能合约、加入存储部分,一步一脚印地跨越鸿沟、走出混沌。“现在整个市场不好,也没有大逆转的趋势,但熊市是适合干活的,这时候我们要做的就是捂紧口袋干事。”

正是这样的发展逻辑与路径,让标准链看起来靠谱了许多。更有甚者,直言“标准链可能是中国区块链项目的典型标本。”

1

两次,与暴富擦肩而过

把时间退回到2009年。

那一年,中本聪把密码朋克邮件小组里的几个技术:时间戳技术、PoW技术、哈希算法技术、分布式记账技术整合在一起,叠加区块链技术做了PoW挖矿机制后,创造了第一个区块——创世区块,并留下一句话:The Times 03/Jan/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(2009年1月3日,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)。

而从2004年到2009年都在做支付的金海龙,无意中检索到比特币白皮书,并通过在线翻译的方式研究一番,对底层技术产生巨大兴趣后,开始了第一次随意且毫无难度的挖矿尝试:一台东芝笔记本,靠CPU挖矿,十分钟一个区块,一个区块50个比特币。同时期尝试挖矿的,不过几百人。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“但比特币的钱包很有意思,事先不用输密码,直接挖。而且那时候比特币对我们来说,类似积分,大家都不重视,直到那台笔记本丢了我也没设密码。”金海龙拿起了手中的茶杯,又放下后说。

类似的故事,自称曾跑在中国币圈最前沿的币圈老人们也反复提起过,言语中多少带些遗憾,“5万一个,那时候挖一个月,现在啥都不用干了。”如果说这是他们与暴富的第一次擦肩而过,那么2013年的无疾而终,是第二次。

2013年,有人学着Laszlo Hanyecz用比特币买了一杯咖啡,隐藏在中关村创业大街尽头的车库咖啡一跃成为币圈发源地,转行的著名新东方英语老师李笑来、不再卖山西平遥牛肉的宝二爷等人已经崭露头角,不少炒币者、创业者都前来朝圣,包括后来的OKCoin创始人徐明星、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、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。在这帮人的推动下,比特币价格一度到达1238美元。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“13年,经常会有开放式的线下活动,他们会跑过来说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,比特币这玩意能涨能赚钱,但当时在我们看来,他们就是传销。”大部分后入局者说,不愿加微信、不愿了解是当时多数人的第一反应

虽然也有包括金海龙在内的小部分人想通过路由器/设备去大力部署挖矿,但2013年年底,央行联合五部委下发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,直接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,并称国内支付机构开始不支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帐和提现,比特币价格币直接腰斩至640美元,即便是反弹后也仅维持在800美元左右,后续操作直接被喊停。

“那时候有部分人也赚到钱了,后来2014、2015、2016年,就一直没什么大动静。”金海龙回忆,“直到2017年过半,浩浩荡荡的大爆发时代才拉开帷幕。

2

做一台可以无限扩充的超级计算机系统

2017年年初开始,德国和日本政府陆续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、比特币银行和ATM机在世界各地出现。不久后比特币价格也实现4年来的首次爆发,市值突破200亿美元,并实现全年1558%的增长。

同时实现爆发的还有融资额。据调查,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,ICO在全球的融资额分别是2600万美元、1400万美元、2.22亿美元。仅2017年,这一数字就是前3年融资总额的20倍。2017年是区块链元年的论调由此甚嚣尘上。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2014-2017年ICO在全球的融资额数据

但比特币仍有一个核心问题无法解决:区块链上1M只能存2000笔数据,比特币一个区块的存储量只有1M,即便是分叉后把区块扩大至8M,也不足以承载商业应用,何况每秒只能支持7笔交易。这一点,无论是在圈内人线下沙龙分享,或是私下喝茶交流时,都被反复提及。由此,比特币越来越像是一个资产,而不是带有交易功能的货币。

“而且现有的区块链项目,无论是比特币、以太坊,还是EOS,都没有相对完整的存储系统,就仅仅只是个链。” 金海龙强调。

在他看来,不同的项目解决的都是当时最棘手的问题:比特币充当货币解决大资产转账,以太坊用智能合约解决不信任问题,EOS通过超级节点模型基于以太坊做加速……“如果仅仅把区块链当作一个难以篡改的账本,那它就难以容纳所谓的资产上链。而这个行业要爆发就必须有杀手级应用,其中很重要一点是能不能承载内容。”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基于此,在多数从互联网冲进来的人都在讲着算力、难以篡改、智能合约、共识机制等相同概念,想要靠着ICO捞一把的2017年8月,金海龙定下了自己的目标:做一台可以无限扩充的超级计算机系统,用可联网设备解决存储问题。

而其中不得不提的试错过程是,最开始选择基于以太坊区做调整,改了差不多3个多月后发现:

区块容量受限,难以处理海量交易,容易造成系统拥堵;共识机制本身缺乏灵活性,无法随意在共识机制中引入不同因素以动态衡量贡献力;区块链系统具有很大的封闭性,目前大多数智能合约仅接受链上数据作为触发条件,缺乏与现实世界的交互……

“换句话说,目前基于以太坊做的项目,基本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,但我们选择推倒重来,反复探讨、推演,光白皮书都写了二三十遍,才将建立一个统一由标准链规范的协议的逻辑理通。”

3

腰斩再腰斩后的跌落悬崖

在基于以太坊做调整的那三个月里,发生了一件只要谈及区块链就避不开的事:2017年9月4日,七部委宣布取缔ICO。这一天过后,80%的项目选择不再继续,60%的人疯狂抛币,就连比特币的价格,也猛跌至1万6人民币。

“那时候,也有投资人跑来问我说还能不能做?要不要做?我判断最坏的时机往往都是好的开始,就告诉他们必须做。”金海龙说,这个选择,让他们跑到了行业的前15%。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图片转自:金色财经

而曾经高通车联网项目负责人杨嗣超、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,世界算法专家迈克尔·桑德斯教授的团队构成;香港上市公司天鸽互动董事长傅政军、孔剑平、江南愤青的战略投资构成、也让他们在募资时一度成为行业中的明星项目,备受热捧。

有人更是直言,CZR标准链具备百倍币的潜力,依据在于:

•创新的共识机制PoP即账户参与度证明(Proof of Participation),将PoI和DPoS 的思想结合,共识算法设计以快速、不可逆、民主性,既能确保对设备的公平性,又拥有社区的共识。

•建立雾联网的底层协议,将新的共识机制通过专门设计的区块链芯片去实现,从通讯的协议层、芯片层出发,为整个区块链行业提供健壮的基石。

•足球烯状网络,同时满足DeOSes及Dapps运行,完整的支持去中心化的需求特性,有效解决全网的共识与局部碎片化高频应用的掣肘。

• 丰富的应用场景,涵盖从微支付到云储存、车联网、DeOS等各个领域。

这帮自称真正懂标准链的人觉得项目目标足够大、足够牛逼,反映在动作上,就是在标准链募资的那几天,早上9点到晚上11点,敲开金海龙办公室门的人络绎不绝。

那是整个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候,比特币从最高点12万人民币,慢慢回落到10万块,以太币从2000多一直涨到近1万。“我们只要愿意,还能收更多钱。”金海龙回忆,即便是带着质疑来的人,也会一边质疑一边投。

但私募结束那天晚上,以太币直接从近1万跌至5000多,整个市场变了味道,项目被看好的局势也很快有了180度大转变:

币上市大破发,金海龙在电报群里被大骂是骗子,甚至被问候家属;有人直接砸盘做空,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赚差价;更有人冒充杭州网络安全队,发邮件恐吓斯坦福老教授……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“那时候真的太疯狂了,根本没有谁理性地去思考这些事情。”

4

靠研发、协调,也靠命

今年1月30日17点-2月6日17点,标准链从交易平台(仅bcex.ca)回购1000万CZR并销毁,意图以此来提振社区信心、稳定币价、改变窘境。

“但结果人家根本不理这茬。”金海龙说。在看过市场好,鸡犬升天后,他也看清市场不好,所有的动作都只会是无用功,没有人能够去抗衡整个趋势。他不再关注币价,或者说,是突然明白了天天关心币价没有任何意义。“就像前几天比特币涨了20%,其他币涨了2%,但这真的是涨吗?是波动!”

像是铅华洗净,在扭曲而丑陋的环境中成长的金海龙,已经把重心放在了整体的把控上。包括币价下跌导致的资金可能不足够让团队走更久,他也试图通过一些市场行为去弥补,比如专门组建金融团队,做数字资产管理,去覆盖每月支出。

“这个时间端口下,就看谁能熬下去,只要熬下去了,就可能有机会冲出来。”他说,对应的市场状态,是大家又开始到处打听有什么项目可以投,大家开始普遍使用区块链应用。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区块链很伟大,能够颠覆好几个巨大的产业及底层价值链条。但目前,区块链技术还是处于偏早期的概念主导、理论验证的阶段,需要不断研发推进。

在这样一个早期阶段,标准链靠着自己的努力做到的是:标准链测试主网、标注链钱包发布,实现基本的交易和转账功能;第一代网关设备nado(基于标准链的共享CND路由)发布,陆续会推出基于区块链的共享计算节点;锁仓奖ETH带点用钱买时间的意味,已锁5000万CZR……

这样的进度,也只是完成了白皮书上的3-5%。在一帮人热衷于造词,各种概念满天飞的今天,金海龙说他的野心,是用时间跨越周期,在未来5年内,将白皮书完完整整地实现。

“具体靠什么?”潘越飞追问。

“第一要靠努力,第二靠研发、协调能力,第三还是要看命。”

问答

区块链80%项目靠同一个故事拿钱,但标准链说最坏就是最好的开始


标准链创始发起人、雾联网区块链实践者 | 金海龙

Q:采访的时候提到两点:一是做数字资产上链,二是实物对应的资产上链。这两部分现在做的怎么样了?

A:现实资本,比如货币、票据,上链是比较容易的,因为它包含的信息量很小,现在已有的链足够支撑。但是真正的数字内容类的,目前现在还上不了,要能上也是间接地上,比如文章的网址链接。

Q:如果对比互联网,现在区块链的存储状态大概在哪个阶段?

A:互联网发展过程中,也经历了从没有存储到有存储的发展过程。没有存储的时候,用纸带,后来才有了磁带、磁盘、硬盘、移动硬盘、云服务。

区块链的存储约等于是纸带阶段,而标准链能直接把它拉到云服务阶段。因为我们已经知道终极状态是什么样,而且我们有能力做。

文章 ∣ 应夏


长富

长富

长富财经是国内最专业的区块链行业新媒体,致力于为区块链创业者、数字货币投资者提供最新最全的新闻资讯、交流、ICO项目行情分析以及投融资信息。

本文暂时没有评论,来添加一个吧(●'◡'●)

欢迎 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Z-BlogPHP,©2018 Changfu.org All Rights Reserved | ©长富财经版权所有